执刃

    

      女孩坐在窗边,山上的风又狂又急,卷来快入冬的凉意浸进了骨子里。


      她手上有一杯茶,才泡的茶又烫又涩,带着升腾的水汽漫进她如碧春水样的眼睛,氤氲了层雾。水呀没止境的流,风啊不留情的刮,日子流沙般散了,她坐在那儿望。望见琅琊山上云雾渺渺寒潭绿林,望见浩大金陵城人穿车行灯火流转,望见遥遥北境被血染得仓惶。她望见那少年白马戎装意气风发。他自梅岭来,卷了一抹沙。


我根本不会写,我是个辣鸡,我没有学过语文[再见

可是林奚小姐姐真是太好看了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