执刃

近期写的一些东西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她要从南走到北,走过悠悠长江水,去了大漠见过烟霞,登上长白落过泪。饮完一壶黄河的沙,醉在如是青山下,遇过虚妄忍住恓惶。她不停下,哪儿都不对,哪儿都不是家。她继续走,荒野的风声,人间的灯火,都留不住她。哪儿都行,哪儿都是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野行僧》

        而我又能给你什么呢?我能给你溢满胸腔的喜爱,炽热的痴迷和我赤裸裸血淋淋的一颗心。我还能给你什么呢?我给不了你天上的月亮地上的星河,给不了你追逐的太阳,给不了你想要的远方。爱又算得了什么呢?唯性与死亡永存。那你走吧,去吧,把我扔在过去,让我溺死在海里,任由我腐烂的身躯供鸟儿啃食吧。让我死在你的记忆里,让我走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妄言》

        哪儿有什么从头再来,只是浮生大梦一场又匆匆枕了黄粱梦南柯罢了。梦里什么都有,缥缈的山,悠远的河,天上的星月,地上行走的人,还有远处传来的不知名的歌。梦里什么都没有,黑暗笼罩着不见尽头的路,人在行走,没有光,没有歌,没有山与河,只是落了一场雪,人走在雪里,走在黑暗中,走在不见尽头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5)

  1. 啊。执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发错号了……转过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