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锤👌

仙人抚我顶,结发求长生。

我的一个教宗朋友

       我叫唐棠,汶水唐家大少爷,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天资聪慧家财万贯,收获京都半数少女芳心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很有钱,也很有名,我有一个教宗朋友,他叫陈长生,我曾经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   旁人说我任性得很,我不喜唐棠这名字,便改了叫唐三十六。我不喜天海老儿得意嘴脸,便买了整座天香楼做国教学院的食堂。我不喜落花乱伤情,不喜盛夏多苦热,不喜尽欢无酒喝。

    
       最最不喜,应是求而不得。偏生这一点,无论我多任性都不能做到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去年初春陈长生和徐有容大婚,出人意料又情理之中,红妆银饰桃花灼灼,他二人并肩而立,般配极了。我看着刺眼又着实觉得欢喜,平生好酒,唯独难饮此杯喜酒。大抵人世之事皆是这样,求不得便甘之若饴,矛盾二字而已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  如今是晚秋时节,天气转凉,红枫落了满地,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陈长生时都还少年意气,嘴里苦涩。

  
        那都算是曾经的事了。







啊半夜睡不着突然想到唐三十六喝酒,觉得好苏啊/////没想到,忘了写喝酒……
这对真好吃////唐陈陈唐都好吃♡
对了!!内容和标题没啥关系!!
顺便lof的排版……真的好丑……

      

评论(8)

热度(61)